四灵壁纸
  • -一阵风袭去,女人脸上的发被掀起,露出一张青白的脸,煞是吓人。陆昭九扶着珠帘的手一软,险些从马车上跌了下去。护送马车的人这才发觉她醒了过来,连忙停下马车人刚围过来,陆昭九扯住她的衣襟,指着囚笼里的女人低声吼着,那是谁?扶柳公主,那是罪人陆家之女,陆昭九。一旁的宦官又惊又恐,看着她小声的应。偌大的长安城,谁不知道皇家的扶柳公主是个傻子,每天只会傻呵呵的淌着口水笑,忽然瞧见她这幅模样,任谁都得吓一跳。一阵风袭去,女人脸上的发被掀起,露出一张青白的脸,煞是吓人。陆昭九扶着珠帘的手一软,险些从马车上跌了下去。护送马车的人这才发觉她醒了过来,连忙停下马车人刚围过来,陆昭九扯住她的衣襟,指着囚笼里的女人低声吼着,那是谁?扶柳公主,那是罪人陆家之女,陆昭九。一旁的宦官又惊又恐,看着她小声的应。偌大的长安城,谁不知道皇家的扶柳公主是个傻子,每天只会傻呵呵的淌着口水笑,忽然瞧见她这幅模样,任谁都得吓一跳。

    一阵风袭去,女人脸上的发被掀起,露出一张青白的脸,煞是吓人。陆昭九扶着珠帘的手一软,险些从马车上跌了下去。护送马车的人这才发觉她醒了过来,连忙停下马车人刚围过来,陆昭九扯住她的衣襟,指着囚笼里的女人低声吼着,那是谁?扶柳公主,那是罪人陆家之女,陆昭九。一旁的宦官又惊又恐,看着她小声的应。偌大的长安城,谁不知道皇家的扶柳公主是个傻子,每天只会傻呵呵的淌着口水笑,忽然瞧见她这幅模样,任谁都得吓一跳。

    一阵风袭去,女人脸上的发被掀起,露出一张青白的脸,煞是吓人。陆昭九扶着珠帘的手一软,险些从马车上跌了下去。护送马车的人这才发觉她醒了过来,连忙停下马车人刚围过来,陆昭九扯住她的衣襟,指着囚笼里的女人低声吼着,那是谁?扶柳公主,那是罪人陆家之女,陆昭九。一旁的宦官又惊又恐,看着她小声的应。偌大的长安城,谁不知道皇家的扶柳公主是个傻子,每天只会傻呵呵的淌着口水笑,忽然瞧见她这幅模样,任谁都得吓一跳。

    語淺情濃 924 42 20191012
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四灵壁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