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灵壁纸
  • -霍元祁过了一会儿才答应了一声进来。门外没有声音,也没有任何的回应。霍元祁又补了一声,还是没有反应。他蹙了蹙眉,最后起身,去开了门。黑漆漆的走廊里,没有一点儿声音更加没有一个人影霍元祁低头,就看见脚边地毯上放着的餐盘。餐盘上面是一个砂锅,一碟爽口的小菜。霍元祁猜到了是谁做的,他原本想要放着不理,可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,还是端着餐盘进了书房。他只是勉为其难尝一尝那个女人做的东西。霍元祁这样劝自己,随后掀开了砂锅的盖子。一阵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,就算是霍元祁这样高贵冷艳的人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这是不同于那种高档酒店或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美味,那是一种透着家的味道,一种让人眷恋的香味。霍元祁不由自主的舀了一碗瘦肉粥,配着小菜,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他将整整一个砂锅的瘦肉粥都喝光了,甚至连小菜都没有留下一丁点霍元祁拿起勺子,还想要给自己的加一碗,却发现砂锅里的粥已经空荡荡了。霍元祁过了一会儿才答应了一声进来。门外没有声音,也没有任何的回应。霍元祁又补了一声,还是没有反应。他蹙了蹙眉,最后起身,去开了门。黑漆漆的走廊里,没有一点儿声音更加没有一个人影霍元祁低头,就看见脚边地毯上放着的餐盘。餐盘上面是一个砂锅,一碟爽口的小菜。霍元祁猜到了是谁做的,他原本想要放着不理,可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,还是端着餐盘进了书房。他只是勉为其难尝一尝那个女人做的东西。霍元祁这样劝自己,随后掀开了砂锅的盖子。一阵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,就算是霍元祁这样高贵冷艳的人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这是不同于那种高档酒店或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美味,那是一种透着家的味道,一种让人眷恋的香味。霍元祁不由自主的舀了一碗瘦肉粥,配着小菜,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他将整整一个砂锅的瘦肉粥都喝光了,甚至连小菜都没有留下一丁点霍元祁拿起勺子,还想要给自己的加一碗,却发现砂锅里的粥已经空荡荡了。

    霍元祁过了一会儿才答应了一声进来。门外没有声音,也没有任何的回应。霍元祁又补了一声,还是没有反应。他蹙了蹙眉,最后起身,去开了门。黑漆漆的走廊里,没有一点儿声音更加没有一个人影霍元祁低头,就看见脚边地毯上放着的餐盘。餐盘上面是一个砂锅,一碟爽口的小菜。霍元祁猜到了是谁做的,他原本想要放着不理,可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,还是端着餐盘进了书房。他只是勉为其难尝一尝那个女人做的东西。霍元祁这样劝自己,随后掀开了砂锅的盖子。一阵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,就算是霍元祁这样高贵冷艳的人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这是不同于那种高档酒店或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美味,那是一种透着家的味道,一种让人眷恋的香味。霍元祁不由自主的舀了一碗瘦肉粥,配着小菜,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他将整整一个砂锅的瘦肉粥都喝光了,甚至连小菜都没有留下一丁点霍元祁拿起勺子,还想要给自己的加一碗,却发现砂锅里的粥已经空荡荡了。

    霍元祁过了一会儿才答应了一声进来。门外没有声音,也没有任何的回应。霍元祁又补了一声,还是没有反应。他蹙了蹙眉,最后起身,去开了门。黑漆漆的走廊里,没有一点儿声音更加没有一个人影霍元祁低头,就看见脚边地毯上放着的餐盘。餐盘上面是一个砂锅,一碟爽口的小菜。霍元祁猜到了是谁做的,他原本想要放着不理,可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,还是端着餐盘进了书房。他只是勉为其难尝一尝那个女人做的东西。霍元祁这样劝自己,随后掀开了砂锅的盖子。一阵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,就算是霍元祁这样高贵冷艳的人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这是不同于那种高档酒店或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美味,那是一种透着家的味道,一种让人眷恋的香味。霍元祁不由自主的舀了一碗瘦肉粥,配着小菜,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他将整整一个砂锅的瘦肉粥都喝光了,甚至连小菜都没有留下一丁点霍元祁拿起勺子,还想要给自己的加一碗,却发现砂锅里的粥已经空荡荡了。

    調教大明 02 30 20191016
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四灵壁纸